一周海外安全事件回顾:混乱的中东网络战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此简单的逻辑在中东这块神奇的土壤上并不总是成立。在网络上亦然。

混乱的中东网络战

今年7月2日,Anonymous以#NO2ISIS为代号向ISIS(伊斯兰国)宣战。事情的起因不仅仅是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国的暴力行为点燃了Anons惩戒各种反人权和反自由行为的愤怒火焰,另一个重要原因是ISIS黑客一度入侵并控制了Anonymous一个主要的对外喉舌Twitter账号,发表一些ISIS在巴格达附近的战斗图片。太岁头上动土,岂能容忍?在9月初ISIS公布对美国记者Steven Sotloff的斩首录像后,Anons进一步提升了对ISIS的网络战和舆论战力度。

据称入侵Anons Twitter账号的黑客来自一个名叫ISIS电子军(ISIS Electronic Army)的黑客组织。看到这个名字会不会有一种濒临崩溃的感觉——又一个电子军!没错。不过,这个ISIS电子军与大名鼎鼎的叙利亚电子军(Syria Electronic Army)相比,技术水平不能同日而语。ISIS电子军更多的作为是依托社会化媒体传播支持ISIS的言论和内容。

在上周,另一支网络攻击力量加入了对ISIS系统的攻击者行列,他们是来自埃及的黑客组织——埃及网军(Egyptian Cyber Army )。

据埃及网军的“发言人”称,他们正是受到了叙利亚电子军组织的启发,由完全来自埃及的平民、警察和军队成员组成。埃及网军和叙利亚电子军立场相似,支持(埃及)政府,反对一切与政府为敌的势力,特别是ISIS和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笔者注:埃及前政府)。

埃及网军的第一个战绩是成功篡改了ISIS头目阿布巴格达迪演讲录像的字幕,替换为反ISIS的内容。据埃及网军发言人所说,他们将监视ISIS媒体Al-Furqan的一举一动,破坏其内容在网络媒介的发布。

我们知道,ISIS是“Islamic State in Iraqand al-Sham”(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的简称,沙姆伊斯兰指的是大叙利亚,因此,ISIS是一个势力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极端组织。ISIS在伊拉克发起,后来势力渗透到叙利亚境内,并与叙利亚阿萨德政府为敌。我们还知道,叙利亚电子军是叙利亚政府的网络战禁卫,那么依照常理来说,叙利亚电子军将不可避免地与ISIS黑客爆发网络上的冲突。

叙利亚电子军和ISIS到底哪家强?

看到这里,读者可能会有一个疑问,叙利亚电子军和ISIS到底哪家强?这个问题非常好。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把在这个区域混战的几个黑客组织一起端到桌面上,梳理一下其间的关系:Anons和埃及网军都以ISIS为敌,ISIS同时也是叙利亚阿萨德政府的眼中钉,叙利亚电子军支持阿萨德政府。简单从逻辑上来看,叙利亚电子军理应也该将ISIS作为其攻击的对象。然而,现实情况是并没有明确的事件表明SEA发动了对ISIS的攻击。

Why?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的答案,中东的网络空间和其现实空间一样的混乱,笔者从一些事件报道中找到了只言片语的端倪。叙利亚电子军的确支持叙利亚政府,但是不要忘了叙利亚更大的敌人是美国。当美国决定打击ISIS的时候,很多中东黑客心中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若说叙利亚电子军支持ISIS那肯定是胡扯,SEA一定是反ISIS的。不过,美国这个魔头的脑袋貌似比ISIS还要大,尽管在叙利亚电子军眼里,怎么看ISIS怎么不爽,然而貌似这种不爽并没有上升到扣动扳机的程度。更有一些坊间传言称叙利亚电子军的一些领导(Leaders)和ISIS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当然,这种猜测非常不牢靠。到底背后的真实情况怎样,可能只有叙利亚电子军和ISIS电子军的核心才能交代清楚。

注:一名ID为kjfido的阿拉伯黑客在Twitter上发表反对Anons向ISIS宣战的言论,称“ISIS是我们的灵魂,匿名者,去你妈的”。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ISIS的网络战能力实在是太弱,ISIS并没有自己的网军,事实上也没有太多的网络资源。支持ISIS的黑客也没有形成一个相对固定的组织,基本上是分散作战,水平参差不齐。既没有对手,也没有太多的目标,要打就只能打ISIS背后的支持者——卡塔尔、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了——这恰恰正是Anons的策略。

至于Anons和叙利亚电子军的关系,其实不用多说,之前就发生过对攻的情况。在Anons眼里,叙利亚电子军虽不象ISIS那样面目可憎,但至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情感是相互的,叙利亚电子军也从没有把Anons当作友军。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此简单的逻辑在中东这块神奇的土壤上并不总是成立。

上帝真是万能,在中东这块不大的地方创造了这么多人间奇迹:你在打别人一记耳光的同时,另一个人跑过来踹了你一脚。然而,被你打的人,又跑到踹你那人的面前,利索地给了对方一个大背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