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出现新型外贸骗局 “黑客”订货故意错汇钱

订8000美元的货,汇款却汇了44000美元。广州一家外贸公司遇到了这样“天上掉钱”的好事,然而,老板洪先生却为此发愁。因为,洪老板事后才知道,这是一种新型外贸骗局,目前国内已经有多家供应商上当。

 
这半个月以来,记者通过深入调查发现,像洪先生这样上当受骗的供应商已经有40多家,涉案金额达2421万元,受骗企业主要来自广东、福建、浙江等地,广州本土外贸企业也有不少。这个骗局一开始根本不露蛛丝马迹,骗子以采购商的身份接近外贸企业,询单、下单、付款,但是在付款的时候会多打款,一般高出货值多10倍,但付款是从其他账号打到公司的账户。
 
记者调查了解到,其实“客户”就是黑客。供应商无辜被利用,因为涉案,受害者难以洗白,账号被冻结,个人出境也被抓,最终甚至公司也可能因此瘫痪。这个外贸新骗局到底怎样坑害企业?为何到现在仍未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这其中到底有何“玄机”?记者深入到几十家受害群体,了解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受骗案例。
 
现象
 
订一小批货 汇款多十倍
 
订一批8000美元的车载充电器,定金只是2000美元,公司却收到44000美元,客户则要求洪先生帮忙把剩余的钱转入他的香港汇丰银行账户。
 
广州的洪先生是一家电子外贸公司的老板,6月17日,一名客人通过QQ主动和他的业务员联系,自称是外贸公司的采购,说要订一批8000美元的车载充电器。8月5日,洪先生公司收到44000美元,以为是该客户打来的,便问他为什么要打44000美元,因为定金只要2000美元。客户则要求洪先生帮忙把剩余的钱转入他的香港汇丰银行账户。
 
“钱本来就是他的,帮他转出去我们不会有任何损失,纯粹就是帮个小忙,我也没有多想,就转了。”洪先生说,“偶尔帮客户这种小忙在我们这个行业也是很正常的。”
 
然而,钱转出去后,洪先生再联系客户约定出货时间,却联系不上了,QQ已被拉黑。
 
“直到11月12日,香港警方寄了一个快递,说我们有违法行为,收了台湾艾可米科技有限公司的44000美元,我们才知道这44000美元根本就不是客户打过来的。”洪先生说,“香港警方要求我们退还44000美元给台湾艾可米科技有限公司。”
 
目前,因为涉嫌诈骗,洪先生的账号已经被香港警方冻结。
 
两星期前,当洪先生看到网络上有人发布了与他相似的经历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并加入了由首次对该骗局进行公开揭露的外贸企业老板魏先生组建的受害者群。记者统计发现,一共有66名受害者,其中被骗的至少有42家企业,涉案金额少则3万元,其中一位中山的梁先生被骗高达140万。
 
“我在网上把骗子资料给曝光了。很巧的是,这个骗子公司也跟梁先生有接触,我们转出的账号都是一样的,收款人名字也一样,所有提供的证明材料都指向同一伙人。”洪先生说。
 
记者了解到,这个骗局属于多方配合缜密的团伙作案,一开始根本不露蛛丝马迹。具体的作案方式为:其中一个骗子以采购商的身份接近外贸企业,询单、下单、付款,但是在付款的时候会多打款,一般高出货值多倍,而且付款是从另一个账号打到公司的账户。骗子采购商在打了多余货款之后,开始找借口,例如会说他在中国国内的某个供应商没有美金账号,需要通过你中转代付。于是,顺理成章让你把除了货款的余款打到另一个账户。因为合作了,本着发展长期生意的目的,或者已经建立的“革命”感情,外贸企业可能很爽快就当了中转站。至此,这个骗局差不多就要露出它狰狞的面目了。
 
受害人
 
想借法律追讨,但层层官司或看不到头
 
这些钱分别打到了几个账户,假设下面的人也是受害者,那么,这一环的公司还得再跟下一环的公司打官司,“每个官司都要耗费时间和精力,什么时候才能到头,非常难说。”
 
目前,梁先生提供了不少证据给香港警方,证明自己也是受害者,并跟台湾公司沟通,愿意配合帮忙追回货款,所以刚开始双方还是有商有量的。但是,当香港警方告诉台湾公司,因为钱被分成四份汇出去,这四份也许又往下一直分,那么整个程序走起来将非常的复杂,追回来的可能性不太大时,台湾公司就决定请律师跟梁先生打官司。“台湾公司就一个目标,要我把钱原路退回。”梁先生说。
 
但梁先生说,这28万美元先被分成四份,再分下去,也许每个又是若干份,假设下面的也是受害者,那么,这一环的公司还得再跟下一环的公司打官司,每个环节都有律师函压下来。“每个官司都要耗费时间和精力,什么时候才能到头,非常难说。”梁先生说。
 
梁先生表示,在受害者群,也有公司提出和被“钓鱼”者各承担一半损失,不想陷入这样的局面。但是,被“钓鱼”公司有的好沟通,有的不好沟通。该受害者遇到的就是不好沟通的,对方就认一个理,钱是汇入你账户的,你该原路还回,其他免谈。
 
实际上,根据梁先生所说,台湾公司可凭“不当所得”起诉他,这样他除了同样以“不当所得”起诉下一个收款方,层层来追货款,确实也没有其它的选择了。不然,就要自己掏钱了事。因此,如果说作为第二、第三甚至更多层的受害者,只要不想无辜赔钱,都得一层层地把官司打下去。
 
魏先生认为,这个骗局环环相扣,源头公司要么追讨无望,自认倒霉撤诉,要么中间环节的受害者不堪漫长的纠纷,为了息事宁人,最终被迫分摊款项,替黑客“埋单”。
 
迷局
 
层层诈骗,汇款方也是受害者?
 
“我们通电话的时候都没谈起货款付到别的账户的事,我当时觉得老客户不好意思催他付钱,骗子就是利用了这一点。”
 
和梁先生所提到的被“钓鱼”台湾公司一样,宁波的谋先生和他的南美洲客户遭遇的就是这种情况。
 
谋先生是做广告礼品出口行业的,和南美洲的客户已经合作了15年,一直相安无事。但上个月,谋先生却没有按时收到客户的20万美元货款,但对方却声称货款早已按照他邮件的要求打到了他的新账号。
 
“有可能我的邮箱密码被盗,也有可能客户邮箱被黑,然后骗子用克隆邮箱的方式让我和客人没有察觉是在骗子设定的两个邮箱之间往来邮件,”谋先生说,“我们通电话的时候都没谈起货款付到别的账户的事,我当时觉得老客户不好意思催他付钱,骗子就是利用了这一点。”
 
由于报案及时,再加上银行方面发现一个账户开了几个月都没有交易,一次打进7万元,不到1小时又全部划走,引起银行的注意,钱就没入犯罪分子的个人账户,但犯罪分子目前还没有被抓获。根据宁波警方调查,骗子是外籍人员,使用假的护照在安徽、广州等地开户,并用假的护照开离岸公司,骗子主要居住地就在广州。
 
“这和第一个被骗的台湾公司一样,只是骗子黑客用攻击我和客户邮箱的方式,骗得了我客户的货款,让客户将款分别付到不同的账户,也可能有群里受害的外贸公司,目前尚不知道,等周一客户给我银行水单就清楚了。”谋先生说。
 
供应商
 
涉案在身难以洗白,账号被冻结
 
一旦对方没有撤诉,案件没有了结,不管是香港公司、香港账号,还是香港公司、国内离案账号,都处于香港辖下,都会被冻结,而且不能注销重开。最严重的是,企业资金都在里面,被冻结了,直接面临资金流断裂问题。
 
有一天,深圳的丁先生去香港,但刚过福田口岸就被香港警方以涉嫌洗黑钱带回了警局。“我被抓时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香港警方告诉我,我的账号去年分7次汇入了11万美元,而这11万美元是别的客户被钓鱼,然后汇到了我账号。”丁先生说,“但那是一个非洲客户打给我的,他当时向我订购了2万美元的货,然后分7次把10多万美元打给我,并让我转给他的其他账户,说是要给别的公司打货款,我当时没有多想就汇了。”
 
丁先生告诉记者,他被香港警方扣押了1天,第2天交了10万港元才保释出来,本月17号他还需要回去报到。“我的账号其实在今年3月时就已经停止使用了,当时香港银行通知我说因为行政原因,我的账号不能用了。”丁先生说,“现在突然说我涉嫌洗黑钱,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被罪名了。”
 
像丁先生遭遇的这种情况,在受害者中不止他一个,广州的洪先生、谭小姐、郭小姐等都将面临类似的情况。目前,有7家企业的账号已经被冻结。广州的郭小姐说,“我这几天准备亲自去香港问问。”
 
记者了解到,一旦对方没有撤诉,案件没有了结,不管是香港公司、香港账号,还是香港公司、国内离案账号,都处于香港辖下,都会被冻结,而且不能注销重开。最严重的影响是,企业的资金都在里面,被冻结了,直接面临资金流断裂问题。目前,记者接触到的受害者恰恰都是中小型企业,资金流更为吃紧。
 
律师建议
 
抱团报案
 
梁先生说曾去报案,但以不属于刑事案件为由拒绝立案,之后称因为属于涉外案件,需要和香港警方联合处理取证,处理起来非常麻烦,仍然拒绝立案。
 
据了解,日前有江门警方抓获了一个犯罪分子,该犯罪分子正是梁先生4个汇出账号中的其中一个的开户人。目前被香港警方冻结账号的有7家,多家企业老板曾到当地公安局报案,但都没有予以立案。
 
“我去了白云区刑警大队报案,但公安局的人说这属于经济案件,不归他们管。”洪先生说,“我多次去公安局闹,也多次把我的情况和群里其他人的情况讲给公安局的人听,告诉他们这是诈骗案,他们才帮我做了个简单的笔录,目前还没有立案。”
 
梁先生说,他也曾到中山派出所报案,但对方以不属于刑事案件为由拒绝立案,之后称因为属于涉外案件,需要和香港警方联合处理取证,处理起来非常麻烦,仍然拒绝立案。
 
魏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他已经掌握了诈骗团伙的相应行踪,只要香港警方和内地警方能联动起来,就很容易破案。“可是一般只有大案才足够引起高层重视,才能促使两地警方通联破案。这个骗局一旦扩散到引发香港警方高层关注,也许就有希望。我也希望大家可以抱团行动,因此也才建立了受害者的QQ群。”
 
魏先生已经从抱团应对中初步受益,受害群中有位供应商和他遭遇过同一个骗子,给他提供了相应的证据,下一次他去香港警方“报到”,这些证据和他提交的另外的诸如和骗子邮件往来、合影、提单等各种物证,至少可以让香港警方作出更为公正的定论:他也可能是受害者,从而有利于案件下一步的侦查。
 
上海尚公律师事务所赵志东律师认为这种案件和以往的电话诈骗一样,也是网络诈骗的一种,是典型的合同诈骗案件。他告诉记者,由于被冻结账户是香港的账户,在证据提取这方面确实存在不方便的地方,因为大陆法律规定,证据要在境外取得的话,那必须经过中国驻海外,包括港澳台地区的使领馆机构进行协助,国内才能取得。
 
赵志东建议,受害者应该统一起来,一起到当地的公安局进行报案。“因为公安局的案件比较多,不会为了两三万美元单独立案,逐个案件来侦破。但像这种案件它已经形成一种趋势,合起来标的也比较大,如果受害者可以抱团去报案,那就有可能立案。”
 
特别提醒
 
帮忙打款给第三方需要授权书
 
据介绍,诈骗团伙的订单风格大致为,订单不问价格,直接定数量,显得非常大气有钱,同时经常更换手机号码,很少用电子邮件。这种诈骗手段如此隐蔽,一般供应商很难察觉出来。往往被利用,好久都不知道如何被上当受骗。
 
赵志东建议,外贸企业应该提高法律意识,以后再遇到客户让帮忙打款给第三方的情况,要让对方补一个书面的授权书,明确写明是受某公司委托进行打款,附上相关的身份证件复印件等,即使有人来告也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